向往天空的小猫

原创小说 第九章 危险之夜

原创小说

第九章 危险之夜

 

越岭、前行抬头一看,一轮洁白的月亮已挂在暗灰的天空中。树影斑驳,一棵高大的槐树枝头,一只长尾巴的鸟儿发出一阵悠长、刺耳的声音。横在她们面前的是幽暗深邃峡谷,峡谷两旁立着几棵树,这些树不知何故,树叶稀疏,与森林里的绿意葱葱形成鲜明对比。在月光的照耀下,树枝发出惨白惨白的光。忽然,几只灰色的猫头鹰飞到了其中一个发白的枝头上, 它们虽然身形娇小,但眼神却异常锐利。

越岭前行愣了好一会儿,她们的胡须在月光下发着银光,她们的双眼虽然明亮,但却闪着恐惧。

“这地方真够可怕的。”前行小声的说,她说得很含糊,就像嘴里塞着一团棉花一样。

“我们现在在的地方叫亡命谷,当然可怕啦!”越岭撇撇嘴。

黑黝黝的峡谷一直向远方延伸,前行知道一旦踏入,等待她们的将是她们还未遇到过的恐惧,但奔月的呻吟声仿佛就在耳边回响,她们只能向前!

“可是这儿有奔月需要的草药。所以,不管怎样,我们都要闯一闯 !”前行抬了抬头,坚定地说。

越岭点点头,两只猫随即义无反顾地一起走进了那看似无尽的黑暗之中。

月亮已经挂在黑透的天空中央,夜深了。前行与越岭在一条狭窄的小路上艰难地行走着,路两旁生长着一棵棵白色的彼岸花,在黑暗中,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一个个诡异的轮廓。

前行吸了口气,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臭味。忽然,两只猫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咔擦”,那声音是从脚下传来的。越岭低下头,借着惨白的月光,她看见一堆堆白骨垒在脚边。

“啊!前行。我……我们脚下全是……白骨!”越岭用惊恐的声音说道。

“嗷”,一声狼嚎也在此刻响起,越岭浑身打了个大大的寒颤。

                                                               


原创小说 第八章 意外

原创小说

第八章   意外

 

夕阳从树叶的缝隙里照进森林,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淡淡的光斑。又是一天的旅程,四只猫倦意地放慢脚步,来到一处水草肥美的河岸时,她们躺了下来。

这时一只小老鼠从灌木丛中窜出来,前行见了,竖起尾巴,身体一跃,向小老鼠扑过去。小老鼠正想转身逃走,但为时已晚,前行锋利的爪子已经勾住了老鼠的背脊。说时迟那时快,她随即把爪子用力往下一扣,将老鼠完全控制住。前行叼起小老鼠,把它甩到了伙伴们脚边。

“你太棒了!”奔月赞叹道。

前行笑了笑,又躺了下来。

突然,一只松鼠出现在奔月的视线里。刚才前行抓老鼠的英姿一直在她脑海里闪现,她也想表现一下,这正是一个好机会。奔月纵身一跃,高高跳起向松鼠扑去。灵活的小松鼠见了,立刻向大树的方向跑,奔月落地扑了个空,重重摔在了一根突起的树桩上。

“啊!”一声惨叫,奔月的身体蜷曲起来,她躺在原地,无法动弹了。

“奔月,你怎么啦?”伙伴们立刻来到她身边。

一道长长的口子出现在奔月的腹部,鲜血直流。奔月双眼紧闭,汗珠在毛发上发亮,她一言不发,尾巴无力地耷拉在地上。

越岭用舌头轻轻舔着奔月的耳朵。前行端详着奔月,眼睛里闪过一丝忧愁,她小声地对伙伴们说:“她伤得不轻啊!”

越岭环顾四周,看到了一张蛛网正粘在树枝上,她急忙跑过去用爪子小心将它取下,然后仔细地抹在奔月的伤口上。

血止住了,奔月发出阵阵呻吟,她很疼。

前行说:“如果没有草药,奔月会有生命危险的。我听说有一种草药可以治疗伤口,就在我们以前住的地方西边的山峰顶,我们应该去采。”

越岭点点头,说:“我和你一起去。”

执着留在原地照顾奔月,而越岭与前行则奔向那西沉的太阳。

越岭与前行一路奔跑,她们身上布满灰尘,她们与风同行,直到跑得筋疲力尽,才停下了脚步。

 

 

 


为遇一人而入红尘

    五年后。

    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

    “韩,这次谢谢你了。”

    “嗯。”

     “今天去哪玩啊?”

     “陛下您说呢。”

     这大概就是…可以把疑问句说出陈述句的感觉吧。

     “韩,你笑肯定很好看啊,为什么不多笑笑呢?”

     要她笑,恐怕只有蓝涟有了前世记忆才行。










    韩涵那万年冰山脸,是不可能有融化的一天的。

    蓝涟似乎认定了这事实。

    转眼间,天空中已经闪出星光了。

    半个时辰后,群星璀璨。

    “韩,你以后就叫我蓝涟吧。”

    “嗯。”

    “你如果有什么事,就来找我。”

    “嗯。”

     我不需要什么,有你足矣。

     星空下,冷艳的梅香与宜人的桃香混合,两个身影依偎在一起。

     一丝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呓语……

     群星璀璨……

     

这是偶的同桌泽宇,怪兽……


被丑化之前的样子……


小可爱们不要相信洵安的话……


                                  芊涵

洞中遇丑鬼(新)

我和好友芊芊到一个叫断裂谷的地方,这儿连鸟叫声都没有。

忽然巨石滑落,慌忙躲闪中,我们摔进了一个山洞。

借着手机光,我们踉跄前行。

幽暗里尖叫声不绝于耳,毛骨悚然。四周怪石嶙峋,鬼魅重重。

    “跑!”

    我们拼命狂奔,甩下破碎的勇气。忽然,一个白色活物拦住我们。

    活物慢慢变成人样。

竟是同桌泽宇。

    只是,他的屁股是脸,脸是屁股,颠倒了位置。

    真丑!

    一阵大笑,我们用石头砸他,他扭动了几下,恢复原状。

    更丑!

 

    (诸位看官,大胆想象一下吧,此君平日里该是何等尊容啊!)


洞中遇丑鬼

我和摄影师芊涵到一个叫断裂谷的地方。

这儿人稀少,地势险,寸步难行。

可我是导演,拍电影,必须去。

我们累了,坐上巨石休息。

巨石震动崩裂,石下露个深洞。突然一股力量将我们裹进洞,巨石合上,怎么也推不开。

“洵安,出不去了!”

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前方有一片石林,石林幽暗,只有一米阳光透进。

这时,一堆白骨出现在我们面前。

白骨变成了一个人,是芊涵讨厌的同桌泽宇。

只是,他的屁股是脸,脸是屁股。

真丑!

我拔刀劈了他几下,没死,反而变回了原形。

更丑!

我和芊涵吓得一路跑,奔出了山洞。

 

(诸位看官,大胆想象一下吧,此君平日里该是何等尊容啊!)


原创小说

第七章  征服之旅(一)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森林最高的那棵大树顶端时,四只猫早已准备好了一切。执着关上了藤条门,今天她们出发了,向着森林,出发。

 一路上,大家竟然都没有说话,带着庄重的心情,神情肃然地往前走。

“我们是不是太严肃了?”奔月终于忍不住了,她发问了,打破了离家之后一路的沉默。

“是啊!我们应该放松心情!”越岭紧接着说。

 这时一声清脆的鸟叫声响过,大家互相看了看,都笑了起来。是啊,刚才一直都太紧张了,应该放松一些。

于是这四只猫又恢复了往常的活泼,她们叽叽喳喳起来,兴奋地评论着沿途看见的风景。

山坡山鲜花开得正艳,散发着幽香。前行心中伸展出一种巨大的快感,她一蹦三尺高,在花丛中跳跃,落下时溅起阵阵花雨。其他三只猫见状,也纷纷仿效起来,一时间,花瓣漫天,美丽极了。

走了一天一夜,穿过山坡,趟过小溪,傍晚的时候,四只猫在一块高岩底下准备睡觉。

“这儿的晚上好像比我们家冷一点。”执着说的。

“是的,这儿树好像少了些,石头更多了。没了树的遮挡,风大多了。”前行解释道。

正当她们说话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嘶叫传来,三只高大的公猫窜到了她们面前。

越岭前行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而奔月不安地抖动胡须,执着则警惕地后拉身体,随时准备前扑。

三只公猫一步步逼近,一边走,一边傲慢地说:“哪来的小猫咪,敢到我们的领地来!”

“滚到一边去。”奔月大声说。

“不行,你们马上滚!”一只公猫恶狠狠地说道,另外两只则龇着利齿,威胁地看着她们。

四只猫气愤极了,她们交换了眼神,彼此明白了潜台词——既然他们这样无礼,不如打败他们!

奔月首先扑向最弱的那只公猫,趁他不注意,一下子把它扑倒了。越岭前行同时向最强壮的公猫扑去,一左一右,前行咬着公猫的背,越岭咬住公猫的尾巴,公猫停止抵抗前行,来抵抗越岭。执着将另一只公猫逼到巨岩旁。一场混战后,三只公猫逃跑了。

望着三只公猫逃走的背影,前行心情并不轻松,她知道以后的征途一定充满了更大的危险。其他三只猫也沉默不语,有着和前行一样的想法。

但是,她们今天不是胜利了吗?只要四个朋友同心协力,充满危险的征战之旅一点儿也不可怕。

 


原创小说

第六章 征服森林的志向

 

密密麻麻的鱼干儿在风中荡来荡去,浆果的香味弥漫整个树洞,几只觅食的松树好奇地在树上张望。树桩边,四个好朋友坐在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安排计划。

“今天我们干什么呢?”奔月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待在家里讲讲森林里的故事吧!”执着说。

“好主意,我正想听一听呢!”越岭顿时来了精神。

“嗯。”前进点了点头。

于是执着讲了起来。

执着真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她告诉越岭前行河里不但有很多鱼,还有一艘破旧的沉船,沉船里住着水獭一家。她还说起了树冠顶上那只有怪癖的猫头鹰,整晚不睡,360°转动脑袋,总是和她们抢田鼠。越岭前行听得津津有味,连浆果汁都忘记喝了。

“你们知道吗?在森林的西面有一个峡谷,听大鹰说那儿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执着神神秘秘地说。

“还有森林中央的那块巨大墙壁后面,我们从来没去过,但经常听到一些恐怖的声音传过来!”奔月插嘴道。

“是啊!其实我们一直有个想法——去这些我们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看一看,然后占领它!”执着看着远方,眼睛里是充满向往的眼神。

“好!我们一起来去占领它们!”越岭激动极了。

“征服整片森林!”前行攥紧了爪子,眼睛里闪着光,格外明亮。

“征服整片森林!”四只猫心潮澎湃,她们肩并着肩,一起望着森林的远方。

 


为遇一人而入红尘

   已经找了你20年了。

   就算我再强大,也不能忍受心如刀绞的痛苦。

   这20年,我见过很多人,像你的眉,像你的眼……

   可却找不到你。

   你的一举一动都被我深深铭记。

   你的一颦一笑都是对我的烙印。

   难以释怀,不如一死了之。

  “来世再见。”

   

  曲终人散……


  第二世,

  “我总觉得,我没那么普通哦?”她揉了揉如白雪团一般的兔子。

    兔子跑了出去。

    她紧跟着跑了出去。



   一个眉眼清秀的女孩站在桃树下。

   女孩抬起头,她的心一颤。

   “你是?”

   “将军府长女,韩涵。”

    “长公主,蓝涟。”

     蓝涟?

     好像听过呢。

     浅蓝色的双眸隐隐透出笑意,蓝涟温柔的声音回荡在她耳边:“我们的眼睛一样呢。”

     一阵匆忙的脚步,“公主殿下!”

     “明天再见哦!”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桃花香。

    每天,亦是如此。

    一年,

    二年……

   韩涵觉得,

   她找到了那个一直忘不了的人。

   这个人,可以让她背弃世界。

   这个人,可以让她拼命保护。

   这是她前世要找的人。

   这也是让她为她而死的人。

   “难以释怀,

    来世再见。”

    已相见,再不后悔。

    已相见,心满意足。

    “我从不奢望你的感情,远望一眼,便是幸福……”








   

     













    

   

野猫

一阵阵尖锐的鸟叫仍然回响在她们耳边,

一个个打猎的场景仍然程现在她们眼前。

她们在小道上奔跑,

尘土飞扬。

她们在落叶上行走,

悄无声息。

她们是四只野猫,

四只征服森林的野猫。